赤道新闻网
当前位置:赤道新闻网>综合>华东政法大学@国际声乐大赛夺冠!他在华政园点亮艺术之星
华东政法大学@国际声乐大赛夺冠!他在华政园点亮艺术之星
2019-11-23 15:16:05      

华东政法大学

月亮落下了乌鸦,冷得咯咯叫,睡在枫树上和河边的钓鱼道上。

苏州城外的孤寒山寺,午夜钟声传到了客船上。

当文博学院的老师余华在意大利古城马特拉唱苏州古歌《枫桥附近的夜泊》时,他从未想到自己会在意大利巴奇利卡塔国际声乐比赛中获得第一名,因为中国古歌《枫桥附近的夜泊》改编自唐代张继写的描写苏州寒山寺周围风景的古诗词《枫桥附近的夜泊》。

▼一段震撼的视频,让你亲自来到雨花大赛现场!

漫步在古老的西方城市,唱出东方的声音。

“祝你好运!”回顾意大利参赛的整个过程,余华笑着说:“我根本没想到会有什么希望,但我也没想到最后会顺利!”

对余华来说,这场比赛纯粹是巧合。在华中任教一年后,他想出了暑假出去学习的主意。碰巧上海歌剧院著名男中音歌手张峰和余华介绍了一场国际声乐比赛。“当时,张先生向我介绍说,这是一场高规格的国际比赛,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意大利文化旅游部、贝西·利卡塔地区和马特拉城联合主办的国际声乐比赛。”余华回忆道。

事实上,一般的国际声乐比赛都会设定参赛年龄限制,而这次比赛的参赛曲目恰巧是无限的,余华对此最为熟悉。去马特拉参加比赛甚至可以满足他出去学习的愿望。一切都是如此“巧合”和顺利,以至于余华今年夏天踏上了去意大利的道路。

余华与比赛评委和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青格里罗合影。

余华走在欧洲文化之都的古城马特拉有“失落之城”的美誉,他并不总是把竞争放在心上,而是感受到了这座千年古城带给他的冲击和震撼。对他来说,这场比赛更像是参加一场文化盛宴,欣赏来自不同地区和国家的歌手的天籁之音,学习他们对作品的不同理解和诠释。

2008年法国普朗克艺术歌曲大赛一等奖,罗马尼亚布拉索夫国家歌剧院纳迪角色奖一等奖,2008年蒙特利尔歌剧大赛一等奖……余华过去的荣誉帮助他参加了比赛。余华凭借丰富的获胜经验,被比赛方授予“直通”特权,免除了前两轮三轮比赛,直接晋级决赛。据报道,只有包括他在内的少数球员受到了这样的待遇,而其他球员则需要通过前两轮比赛才能进入决赛。

谈到决赛,余华用四个字来形容:非常有趣。决赛分为两轮。第一轮比赛要求演唱咏叹调,余华演唱了法国作曲家马斯内歌剧《维克多》中的歌曲《春风,你为什么叫醒我》。“这是一首非常著名的咏叹调。有趣的是,我以前在音乐学院学过歌剧,我的曲目偏向法国作品。我的导师周小燕先生也教我这项工作。”

他接着说:“其中一位评委是一位非常著名的人物——lich alali,世界十大女高音之一。她是帕瓦罗蒂这一代最著名的女高音歌手之一。她觉得很有趣,并密切关注像我这样的中国人在这样的国际声乐比赛中的表现。”

余华与比赛评委和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李奇alali合影。

当时,李嘉雷利建议余华在第二轮决赛演唱艺术歌曲时选择一件中国作品。他决定立即演唱中国古歌《枫桥附近的夜泊》。这部艺术作品与余华有着深厚的联系,余华早年曾在上海歌剧院的一场音乐会上演唱过。这首描写苏州寒山寺周围风景的艺术歌曲对他来说是“天作之合”。

他来自苏州,通常喜欢唱歌和学习古歌。自从上学以来,他一直热衷于写关于古歌的音乐评论和论文。他在这个领域做了一些研究。“我的祖父母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平潭昆曲,当我接触到它的时候,我会唱。”余华笑了。因此,用这样的作品来竞争,他可以很容易地把它诠释到极致。

一切进行得如此顺利,以至于他在完成了两项工作后获得了第一名。当被问及第一次获奖的感觉时,余华激动地说:“我很惊讶,因为我内心深处觉得我会获奖,但我不会是第一个。”根据常识,对于国际声乐比赛来说,中国人很难获得第一名。他直言不讳地说,“也许这是哀悼部队的胜利。”他笑着说,到学校教书后,他的“业务”水平会略有下降,而且他还没有进入比赛的黄金时代,所以这个第一名对他来说是意想不到的快乐,也证明了他和中国人的实力。

余华获得意大利巴尔谢·利卡塔国际声乐比赛第一证书

与中国政府联系在一起的根源是文博。

许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余华选择从一名职业歌手转到华正文博学院教书。余华给出了他的回答:“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复杂。这不仅是命运,也是因为他渴望大学教师的生活。”

普通人常常认为像余华这样的歌手即使被调到一个教学岗位也应该选择一所艺术学院,但他的最终选择是“令人惊讶的”:他选择了一所政治和法律学院,郑华,这可能与艺术无关。“这真是命运!”余华动情地说:“当然,我只看到华正的一所大学招聘人才,而我恰好是一个非常‘顽固’的人。看了一会儿后,我不假思索地投了华正一票。”

在上海歌剧院工作的余华经常期待教学、研究和学习的状态:“这是一个非常稳定的生活。他可以有时间做他想做和喜欢的事情,这适合我,也更像我。”

余华被上海音乐学院录取为第一个本科生和第一个硕士,是一个真正的学生恶霸。回顾他的大学生涯,他最想感谢他的三位老师:第一位导师廖昌勇教授,第二位导师邱舒威教授和第三位导师周晓艳教授。进入上海歌剧院工作后,余华得到了著名男中音歌手张峰的指导和支持。"我感到非常幸运,在我人生的十字路口,这些老师总是会帮助我。"余华感激地说道。

余华和他的导师周晓艳教授

余华和著名男中音歌手张峰

从提交简历到面试,余华等了很久,认为自己甚至已经开始承担新的任务,准备去爱沙尼亚演出。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改变了余华的命运。当时,郑华的余老师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我已经通过了业务和人事选拔,这样我就可以直接办理手续为工作做准备了余华惊喜地告诉记者,“当时我决定退出演出,开始准备进入和转型。”

“这真是命运!”这种感觉经常出现在余华的嘴里。是的。一个音乐学校的专业歌剧演员进入了一所政治科学和法律学校教书,命运决定了一切。世界上有命运。余华的祖父早年毕业于圣约翰大学,他来中国教政治,也许这就是命运。他说:“我非常感谢郑华和文博学院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在我希望改变的时候来教书。”

余华认为,文博学院作为一所新建的学院,不同于中国行政管理的其他学院。“这是一所大学,一件新事物。一起工作的领导和同事热情、开放、宽容,并对在这里工作感到非常高兴。”他是这么说的。宽松的工作环境和自由的学术氛围都是吸引余华来到中国并在学院工作的原因。正如他所说,“和这里的每一个人做生意都很开心,这是我非常重视的。”

余华教授中国政治一年,在学院的教学评估中获得一等奖。他半开玩笑地说,“我觉得我很适合教书。”他还说:“作为一名演员,我走上讲台,感觉非常好。新老师会很紧张,我感觉很好。”

艺术是“泡沫”

谈到艺术修养,记者问余华一个问题:“你认为中国政治学生的艺术修养如何?”思考了一会儿后,他认为中国政府的学生有一个特点:基于文科的优势,他们也有理性的法律思维。在他看来,中国政治学生的艺术素养不同于专业艺术院校:“艺术院校表演系的学生在技术上更强,但他们对人文科学的逻辑理解可能并不占主导地位。”

他称赞中国政府的学生:“我们中国政府的学生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他们可以积极而勤奋地体验音乐和艺术的人文内涵,并有自己的想法和观点,这在艺术院校的学生中并不常见。”

余华非常重视学生思维能力的培养。他不同意艺术课程只是普通高校大量专业课程的一点放松。在他看来,放松就是放松,但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在艺术课程中学习开放的思维方式。

"简而言之,开放意味着你必须独立思考."他坦率地说,在当前的许多课程和教学中可能有一个固定的模式,这要求学生这样想,考试必须有这个答案。“我要求学生有各种各样的答案,你这样想是对的,你这样想是对的,然后我会看看谁更有创造力,我想要这个过程。”余华与记者分享了他的教学理念。

余华本学期开设的《歌剧与文学》是落实其教学理念的公共选修课。他介绍说歌剧是文学作品的音乐延伸,如《茶花女》、《奥赛罗》、《麦克白》等。所有这些歌剧都源于文学作品。他想通过这门课程完成这两个学科,这样学生就能更好地理解歌剧与文学、音乐和人文之间的关系。

在为学生欣赏不同的音乐时,他以音乐历史的纵向线索讲课,例如,从古希腊和罗马早期到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20世纪、印象主义等。在学生学习的过程中,他会在课堂上与他们讨论。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和个性化的美学,每个人都可以畅所欲言。这样可以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提高学生的审美水平。

如何给华正这样的政法学院增添艺术气息?余华在心里给出了答案:“艺术氛围是‘冒泡’的”,在他看来,良好的艺术氛围无时无刻不在“滋养”学生,学生在欣赏它的同时,也会获得真正的美感,从而提高自己。他认为,学过艺术的学生在人性方面会变得更加包容,他们在思考问题时会有更开放的思维,这对未来的发展肯定会有所帮助。

在余华看来,郑华的艺术生活还是很丰富的。合唱队、管弦乐队、戏剧俱乐部...人文艺术团体在中国的蓬勃发展无疑给这所政法学院增添了许多艺术气息。“我认为学校团委排练的音乐剧《雷景甜》非常好、有趣、高水平。早在我来中国政府工作之前,我就听说过这件事。只有中国政府能做这个项目。”他是这么说的。

此外,他认为适当举办一些音乐会和艺术实践活动可以给学校增添艺术和人文氛围,使中国的政治学生“沉浸”在艺术的海洋中

余华还与记者分析了中国政治专业学生存在的问题。"华正的学生仍然感到有点害羞。"他认为这可能是大学生中常见的问题。他坦率地说,许多学生有表达自己的能力,但他们就是不敢表达自己。他们可能仍然缺乏一些情境来鼓励他们积极主动地表达自己的艺术感受。他希望在未来的课程中,学生表达自己观点的热情会得到激发。

今年9月初,余华有幸参加九三学社全国青年骨干成员培训。在开幕式上,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邵宏用唐代诗人李白的萤火虫颂歌鼓励年轻人。采访结束时,余华与记者分享了这首诗:

下雨时很难关灯,刮风时颜色更亮。

如果飞上去,那将是一颗月亮星。

他鼓励他的同学实现他们心中的一切,不是说不,而是勇敢地实现他们的梦想。同时,他也给自己设定了一个位置:学会成为一颗“月亮之星”。

他说,艺术学科可能不是中国政治的主导,但它也有自己应有的地位和价值,应该尽最大努力点亮自己的明星。

写作|郑润泽钟易慧

编辑|郑润泽

负责任的编辑

湖北快3投注 北京快三 时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