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新闻网
当前位置:赤道新闻网>体育>70年:从“开发长江”到“保护长江”
70年:从“开发长江”到“保护长江”
2019-11-03 11:19:49      

信息地图。资料来源:北京新闻

我的家乡,四川楠溪江,是长江边的一个小镇。它原本是宜宾市辖下的一个县。2011年,宜宾市从一个县改为南溪区。自宜宾正式称长江为“长江”以来,楠溪江从过去的“长江第一县”变成了“长江第一城(辖区)”。自2000年以来,我一直在江苏省南京市工作。南京是长江下游的一个重要城市,也是江苏省唯一一个已经跨越长江发展起来的城市。

这两个家庭都位于长江沿岸的城市。我可以说,他们已经和长江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我在四川的家乡遇到我的同学和朋友时,人们经常吟诵李志毅的诗:我住在长江的源头,你住在长江的尽头。我每天都想你,但是我看不见你,喝着长江的水。

水是生命之源,一直沿着长江生长。自然,我觉得自己离长江很近。张承志在《北方的河流》中称滔滔黄河为“父亲”。在我看来,美丽的长江是一条有价值的“母亲河”。

母亲河养育着我们,需要每个人的关心。近年来,我积极参与南京长江岸线保护的立法工作。我亲身体验了楠溪江岸线修复保护的成果,真正体验了上下游共同参与的“长江保护”运动的效果。

长江岸线已从开发转向修复和保护。

虽然我从小就与长江有缘,但从2015年参与南京长江岸线保护的立法工作开始,我在长江保护方面确实有着深厚的经验。

2015年,南京市人大将长江海岸线保护纳入年度立法计划,东南大学法学院通过公开招标开展相关立法研究工作。作为项目的具体负责人,我参与了整个立法过程,对南京长江岸线的保护和恢复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包括南京在内的长江岸线立法的重点是理顺岸线保护的体制和机制。

过去,人们一直重视生产海岸线。因此,我国唯一关于长江海岸线的立法主要从长江海岸线的资源价值入手。例如,某省出台了长江岸线资源开发利用管理办法,更加重视生产岸线的开发利用。政府规章第八条明确规定:“鼓励国内外经济组织和个人依法投资开发利用长江岸线资源。”

南京建国初期,也有一项关于开发利用长江岸线资源的立法议案。然而,随着人们对长江保护认识的增强,特别是自2016年初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市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提出“共同抓保护不搞发展”的要求以来,各地的立法思路发生了很大变化。例如,上述省于2017年9月取消了长江岸线资源开发利用管理办法,彻底扭转了以往注重开发利用长江岸线资源的旧观念。

就南京而言,在正在进行的长江岸线立法过程中,它也将重点从过去对岸线资源的利用转移到了对岸线的恢复和保护上,这体现在立法部门职责的转变上。

虽然具体负责立法的部门是交通主管部门,但鉴于交通主管部门负责生产岸线的管理和保护需要更全面的协调,南京在正式颁布的《南京市江市长岸线保护办法》(2018年4月10日实施)中确定了作为水务部门的岸线保护牵头部门。

就地方立法的正常状态而言,承担具体立法工作的部门通常是立法中应确定的主管部门。南京长江岸线保护立法的具体工作由交通主管部门承担,但正式发布长江岸线保护联席会议的部门是水行政主管部门。

这是立法过程中罕见的特例,反映了长江保护理念的普及和地方政府部门在这一问题上的高度协调。

长江岸线保护的“三条鱼”问题

2015年,在南京开展长江岸线立法研究的过程中,我曾回到我的家乡长江源头宜宾,与有关部门一起调查海岸线保护工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研究研讨会上的一位同志曾经感叹,“三条鱼”让我们的工作太难了!

本同志所称“三条鱼”是指长江上游国家级珍稀鱼类自然保护区的重点保护对象,包括宜宾长江段,包括施氏鲟、施氏鲟和达舒尔斯特。

为了实施长江上游珍稀鱼类的保护,长江海岸线的恢复和保护至关重要。不仅要禁止或限制海岸线一定范围内的工业生产,还要对其他生活设施的布局进行重大调整。特别是,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习惯了河边的餐船,只要它们都被清理干净,各种沙船都被严格清理干净。

更重要的是,在财政支持有限的情况下,应投入大量资金进行长江海岸线的恢复。

因此,这位干部以“三条鱼”为例列举了长江海岸线恢复和保护的困难,但他也表示,即使困难重重,他也会坚持下去。毕竟,这是一个造福国家和人民的千年计划,也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战略。作为长江源头的第一个城市,李就是一个例子。

事实上,近年来,我经常回到四川老家,对楠溪江岸线的恢复和保护所带来的变化有着非常个人的感受。

过去,当我在学习的时候,楠溪江西门地区是以海岸线保护为目标的整体规划。在原有地形的基础上,该地区没有开山、移树或填塘。保护了原有的山体和水体,并进行了综合治理。目前,楠溪江生态综合治理一期工程已经完成。从南溪滨江新城未来之门到南溪临港交界处的大石堡,全长约20公里,总投资约10亿元。

近年来,我妈妈已经回到了她在四川的家乡,搬到了这个城市。她的新房子面向长江边新建的绿道一期。每次回家,我要么在未来的河闸下泡一杯玉米,和朋友们坐一下午聊天,要么骑自行车沿着河边的绿道去楠溪江第一湾风景区,体验河边的新风景,要么走到绿道中间的浮动海底,下到河边的沙岩自然保护区,看着沙岩沿着河边走来走去。

即使他们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乡,在微信群的高中生中,有些学生早上在绿道上骑车或跑步时经常上传实时的河边风景。这时,就像回到了家乡的河边。

今年4月,作为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员会成员和南溪区决策咨询委员会成员,我在四川省南溪市组织了一次城市治理圆桌论坛。在论坛上的发言中,我提出了“两个委员会一起工作,上游和下游一起工作”的建议,共同促进长江海岸线的恢复和保护。

演讲结束后,楠溪江区决策咨询委员会主任冯冰拉着我的手说:“多年来,我们咬紧牙关,坚持恢复和保护长江海岸线,似乎迈出了正确的一步!

作为参与这项工作的成员,我对长江上游和下游的长江海岸线、我的家乡和我的新家在恢复和保护方面取得的进展感到由衷的高兴。

□顾大松(东南大学交通法律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编辑:李冰冰校对:李国

时时彩开户